迫爆公共交通

April 6, 2014

Image

看見司機為爭路張牙舞抓、行人過馬路無章可遁、交通警察為私利到處留難司機,《開羅開車開到狂》不但展示了開羅都市的交通困局,透過訪談被困在車龍中的通勤者,更讓我們了解開羅市民生活的燥動不安及他們對國家發展的期盼。

日復日、年復年,在人車爭路的混亂之中,一個有序卻不平衝的交通生態系統不經意地萌生﹕不成文的響號語言、超車爬頭的禮節、塞車時跟旁邊司機閒聊。這個有機的生態體絕處逢生,按自由意志進化,與本片的載體 — 埃及,與它不思進取的腐敗政府 — 構成懸殊的對比。

從開羅交通的這一切,我看到的不是她的雜亂無序,而是雜亂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。導演Sherief Elkatsha說,開羅雖亂,但在大街小巷裡,陌路人也會交頭接耳說過不停。反之,在香港(導演來港數天參加香港國際電影節),雖然公共交通效率高,人們都在精密的系統裡遊走,他觀察到的卻是通勤者的anonymity(匿名性),意思就是雖然成千上萬的人每天都被困在一個密閉的空間中,在地鐵巴士中向著同一個目標(商業區)進發,但大家都仿佛都活在各自的私人空間中,毫不相干。

在公共交通效率上,開羅跟香港站在兩個極端。然而,我們想要的,是一個有人情味的運輸網絡,抑或是一個乏味、無情、人人鬥過你死我活的公共交通系統?當我們每天都埋怨地鐵巴士迫爆的時候,不妨思考一下這個問題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