迫爆公共交通

April 6, 2014

Image

看見司機為爭路張牙舞抓、行人過馬路無章可遁、交通警察為私利到處留難司機,《開羅開車開到狂》不但展示了開羅都市的交通困局,透過訪談被困在車龍中的通勤者,更讓我們了解開羅市民生活的燥動不安及他們對國家發展的期盼。

日復日、年復年,在人車爭路的混亂之中,一個有序卻不平衝的交通生態系統不經意地萌生﹕不成文的響號語言、超車爬頭的禮節、塞車時跟旁邊司機閒聊。這個有機的生態體絕處逢生,按自由意志進化,與本片的載體 — 埃及,與它不思進取的腐敗政府 — 構成懸殊的對比。

從開羅交通的這一切,我看到的不是她的雜亂無序,而是雜亂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。導演Sherief Elkatsha說,開羅雖亂,但在大街小巷裡,陌路人也會交頭接耳說過不停。反之,在香港(導演來港數天參加香港國際電影節),雖然公共交通效率高,人們都在精密的系統裡遊走,他觀察到的卻是通勤者的anonymity(匿名性),意思就是雖然成千上萬的人每天都被困在一個密閉的空間中,在地鐵巴士中向著同一個目標(商業區)進發,但大家都仿佛都活在各自的私人空間中,毫不相干。

在公共交通效率上,開羅跟香港站在兩個極端。然而,我們想要的,是一個有人情味的運輸網絡,抑或是一個乏味、無情、人人鬥過你死我活的公共交通系統?當我們每天都埋怨地鐵巴士迫爆的時候,不妨思考一下這個問題。

Advertisements

讓座記

March 28, 2011

我每天都坐火車上班,在紅磡總站上車,通常都可以找到座位。到了九龍塘,都會遇到帶著紅白藍膠袋的公公婆婆,跟著從地鐵隧道內鑽上來的上班族一起擠進車廂。凡遇到此等情況,我都會讓座給公公婆婆。不過,很多時候,走進來的,都是公公跟婆婆,或婆婆跟婆婆。縱使我讓了座位給婆婆,公公仍要無奈承受「年紀大,身體壞」對他的懲罰,而在坐著的年輕朋友就繼續可以坐享他/她「上車時間比你早」的成果。OK,我已經沉著氣,盡量不去鄙視或仇視那些仍然坐著的朋友,我只怪香港的教育不能培養出一個有同理心的人,我只怪三線劇集已把「人不為已,天諸地滅」的無線教義刻在每個人的心靈上,我只怪我的身體力行仍然不能感化我身邊的人。活在這個年代 — 當月台上「請先讓車上乘客落車」及巴士上「請讓坐予有需要的乘客」的廣播已淪為背景噪音的年代,我仍然希望教育可以改變一切。

然後,下班,走上了觀塘線的列車,它是一列「 優先座列車」。 「優先座列車」是地鐵宣傳讓坐意識的一個教育運動,車廂內外都貼滿了Smiley,及寫滿了押韻的宣傳字句。我認真地看了那「讓坐小貼士」幾眼,心頓時沉到了大陝谷谷底那條河的河床。

「減肚腩  好容易  只要讓座畀有需要人士」
「常讓座   精神好   因為站立有助血液循環   消除疲勞」
「有時企下   就唔怕訓到過哂籠……..過哂站啦!」
「見到有需要既人坐得開心   自己都十萬個開心!」
「讓座企一企   比坐係度消耗多一倍卡路里。」
(見圖,頁底)

我不知道應該從那裡開始說起。不過我肯定,創作以上幾句口號的那位Smart ass,上個星期五一定有去Startbucks買咖啡。(背景資料﹕上星期五Starbucks發起義買活動,公司將下午所賣出咖啡的所有收益全部捐出,協助日本救災) 「嘩,捐完錢仲有咖啡送,梗係捐啦!」那位Smart ass 說。

讓座就是出於一顆無私的心,建基於對比自己不幸的人的一份尊重、一份體諒。而香港鐵路有限公司宣揚的讓座運動,就是建基於一顆自私的心,它宣揚的是短視的個人利益最大化。港鐵,你要知道,即使有人因為讀了口號而讓座,那「座」並不是「讓」出來的,你根本沒有教育你的乘客,你只是利用了人性的陰暗面 —「自私」去把座位迫出來。在行政的層面看來,目的達到了,你的讓座運動是一個十分有效的行政手段;在教育的角度來看,你就是「為求目的,不擇手段。」你是「不擇手段」,因為你忽略了教育的本質 — 價值。你不但沒有向你的乘客灌輸一套正確的價值觀,還強化了問題的根源的腐敗價值 — 自私。

我們要繼續努力去宣揚的,是「請讓坐予有需要的乘客」的正面信息,並不是「企比坐更好」的無稽之談。

This slideshow requires JavaScript.